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
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
您当前位置: 内科系统 >> 感染性疾病科 >> 科室文化 > 正文

世界艾滋病日:一线防艾医生与患者的故事

2018-11-30  
分享到:

 

500

2018年12月1日,是第31个“世界艾滋病日”,今年的主题是“主动检测,知艾防艾,共享健康”(英文主题为“Know your status”,知晓你的感染状况)。随着艾滋病预防知识的普及,人们都知道艾滋病是一种传染性疾病。几年前,某地一医院就因收治了一例艾滋病病人,就导致了整个病区的病人纷纷要求出院,这就说明广大百姓并没有真正掌握艾滋病的防治知识,那么,在医院,医生和艾滋病人究竟是怎样“相处”的呢?我们走进玉溪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,听一听来自临床一线防艾治艾的真实故事。

501

▋“他有精神疾病,狂躁不安,一句话不合心意就把我们办公室砸了。”

A先生一直以来都有精神疾病。这一天,A先生因为发热,高烧不退来到玉溪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。在检查过程中,急诊医生发现A先生是HIV阳性,于是与家属沟通转入感染性疾病科收住治疗。

“我们科是一个“特殊”的科室,因为这里有传染性疾病患者,所以外界人群就把科室说得很神秘、很可怕,认为在这里接受治疗的患者都是炸弹一样,一出门就可能引发传染恐慌,A先生就是在这样的心理之下住进了我们科。经过玉溪市疾控中心的确诊,A先生确实是HIV感染者,但他是精神疾病患者,他的病情由医护人员告知家属。家属在了解到他病情之后,与他沟通的过程中不恰当,导致A先生当场就发了狂。”

“他不相信自己得了艾滋病,家属对他有这个病,也存在态度上的不理解、不安慰,这样的情绪和话语,被A先生感受到,他接受不了。”

“艾滋病的确诊,在A先生心理上肯定是恐惧的。这种恐惧以及各种各样的心理矛盾,导致原本就有精神疾病的他,当场就发作了。他抡起凳子把我们的办公室都砸了,满口污言秽语的叫嚣,各种不配合、不相信医生的行为。”

“这是一个精神疾病发作的男性HIV感染者,而当时科室里接诊的医护几乎都为女性,作为女性来讲,碰到一个狂躁的男性发出攻击都会害怕,可他是患者,我们除了按常规叫来安保人员帮忙,我们不能放弃他……他需要治疗,而我们能够帮助他。”

“经过努力,A先生接受了这个事实,也开始配合治疗,一段时间后,病情得到控制,复诊时情况也很好。在他正常情绪的时候,他其实是个腼腆的人。”

“我在感染性疾病科12年,接触到不少的艾滋病患者,他们第一次就诊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表现,恐慌的、沉默的、淡定的、暴躁的等等,无论他们表现如何,来到这里就是我的病人,我们比任何非医学的人群更懂得传染性疾病的危险,但无畏者无惧,这道健康防线我们必须要守住。”

——讲述者玉溪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 赵丽惠

▋“他是沉默的,问什么都不说话。”

“这是一个年轻的男孩,我们叫他小B。他因为发热入院,筛查出HIV阳性,确诊后来到我们科进行治疗。”

“我们按照流程,向他介绍病情、免费政策等等,并向他了解病史。可是无论你说多少,他一句话都不说,沉默对抗。”

“我真的没有办法了,任你说什么,他一个字都不说,对治疗也不配合。他心里对这个疾病应该是恐惧的,这种恐惧转化为沉默。我猜想可能因为他还很年轻,所以担心自己的病会遭受社会的歧视,会失去朋友,失去年轻人应当拥有的一切。”

“我开始找不同的话题跟他聊,也让他的家属跟他聊,鼓励他、开导他。让他明白艾滋病没有那么可怕,是可以治疗控制的。它并非瘟神,健康的人只要了解疾病的传播途径,管理好自身行为,就不会感染艾滋病病毒;即使是艾滋病患者,也并非想象中的无药可治,只要有一个阳光的心态,配合治疗,仍然能正常的生活、阳光的生活。”

“一次一次努力,小B逐渐卸下心理的障碍,开始配合治疗。现阶段小B情况非常好,家里的人帮助他找了一份工作,正常的在这个社会上生活。”

“其实我觉得,艾滋病尽管宣传了很多年,人们还是了解的不够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大部分人群毕竟不是业内人士,普及防控知识、真正了解艾滋病是当务之急。艾滋病患者需要关爱,需要心理疏导,在医生面前,他们会提出的用药、检测问题、与家人、社会相处问题、以及述说自己心里的苦楚,我们是开导者,也是治疗者。”

——讲述者玉溪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治医师 王巧凤

▋“3个月前,她把我骂得狗血淋头;3个月后,她给我们科室每个人都送了一个苹果。”

小C是一个年轻的女性,在玉溪市疾控中心筛查出HIV阳性,随后来到玉溪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就诊。

“可能因为小C是女性,所以心理的承受力没有男性那么强大,她刚来的时候,整个人就像受惊的刺猬,一碰就扎。”

“我在问病史的时候,她不愿意配合回答,多问一句,她马上就变脸了,开始大声指责医生,整个人激动不安。”

“小C很特殊,她由于艾滋病毒的感染,导致血小板减少伤口愈合能力差,她的右大腿溃烂非常严重,流脓,整个创面很可怕,可以看见肉都烂到骨头里。可是,这样严重的情况,小C在态度上仍然对抗治疗。”

“而且,对小C的治疗,我们需要万分小心,她是有伤口的,血液如果沾染到不完整的皮肤和口腔粘膜上,或者眼睛里,我们都可能发生职业暴露,感染上病毒。但我们不能不管她,她需要治疗、需要帮助。”

“我们一开始给她开展治疗,都是不顺利的,小C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对抗,语言上的、肢体上的都有。但每次我们都耐心的去接近她,鼓励她,再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小C腿上的伤口愈合了许多,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她慢慢地接受了我们。”

“三个月后,她的腿上的伤口痊愈了,艾滋病治疗情况也很好,得到了有效的控制。那天我记得她买了一大袋苹果,来到我们科室感谢我们,给我们科每个人送了一个苹果。还对我们说‘苹果,苹果,就是平平安安’。”

“其实,从大量的科学研究上看,我们认为,艾滋病并不可怕,社会人群不应该歧视艾滋病感染者。同时,在这个岗位上,我们也会做好艾滋病的防治工作,毕竟,给艾滋病感染者一个正常生活的希望,让他们也过上健康快乐的生活更加重要。”

——讲述者玉溪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副主任医师 杨智彬

(通讯员 李岚)

无标题文档
医院地址:玉溪市红塔区聂耳路二十一号 专科预约电话:12580
Copyright 2013-2016 版权所有: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
制作单位:玉溪网 
滇ICP备05000960号  

滇公网安备 53040202000041号